香港故事:〈愛爾蘭港督〉 (刊於輔仁媒體2/11/2014 及獨立媒體7/11/2014)

1305168198_7269

刊登網址:http://www.vjmedia.com.hk/articles/2014/11/02/89640 (輔仁媒體)

http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28279 (獨立媒體)

今日香港人要抬起頭來,走出來爭取普選;150年前,愛爾蘭人亦開始爭取獨立。兩地同樣受政治壓迫,所有事情逆來順受,無SAY 要「袋住先」。在約150年前,5位愛爾蘭裔港督踏進這個陌生的殖民地。傷心人遇傷心人,也許是出於同情,5位愛爾蘭裔港督竟締造了所謂的「華人抬頭時期」(1866-1885)。誠如學聯所說,今日出來佔領的人其實很簡單,只是需要政府同情及尊重,講出普選及公民提名的路線圖,只可惜末代愛爾蘭港督彭定康已走,卻來了一隻六八九。

香港史上八個愛爾蘭港督,分別是砵甸乍、羅便臣、麥當勞、堅尼地、軒尼詩、寶雲、梅軒尼及彭定康。數數人頭,頭10個港督,第5-9任都是愛爾蘭人。當時愛爾蘭人尚未獨立,只是不斷抗爭,所以不能說是外國勢力統治香港。

Famine_memorial_dublin

愛爾蘭都柏林的大饑荒雕像,饑荒令愛爾蘭人口大減250萬

香港及愛爾蘭都是英國殖民地,如果香港叫慘的話,愛爾蘭可說是地獄鬼國。盛傳英國袖手旁觀之下,愛爾蘭在大饑荒下失去1/4、共250萬人口!官逼民反之下,愛爾蘭開始了獨立運動。也許在這個背景之下,當時愛爾蘭藉的港督都普遍同情被壓迫的華人,施政開始惠及華人,令華人勢力抬頭。

Westminster-Houses-Of-Parliament,-C.1860

當時中文官學生計畫由西敏寺確認,從英國保送一些官學生來港學中文,提升官治效能。圖是1860年的西敏寺

第5任港督是羅便臣,羅便臣眼見社會華洋共處,但雙方雞同鴨講,欠缺翻譯,施政很難落實到華人。偏偏華人佔社會大多數,一旦生事,政府很難抵擋。所以他提倡「中文官學生計畫」,提倡中文,鼓勵政治人材學習中文,結果出了很多通曉中文的政務官,為未來香港(第9任港督寶雲)及華人發展「起錨」。相反看看「貪曾」及689,不鼓勵講廣東話,更引入普教中,與內地接軌,施政從來不從本土著想,結果今日社會大多數人支持佔領運動。相比之下,羅便臣的政治智慧、目光遠大得多。

s27a

1870年的東華醫院,其實只是像一間廟

Mr.Robinson 離開之後,第六任港督麥當勞正式進駐香港。假如Donald Tsang及689 是中央的奴隸,這個麥當勞鼓勵華人「勿當奴」,為受壓迫的華人創立勢力。他出錢出地,興建東華醫院,成為華人仲裁,調解紛爭的地方。這群東華醫院總理絕非左膠,極有牙力去爭取一切權益,不會認為麥當奴放權就是階段勝利,不會爭取失敗就說「今天是最黑暗的一天」。因為這群東華醫院總理懂得升級,擔任總理後立即在清朝捐個五品官,個個頂戴花翎,以華人領袖、清朝官員身份與英政府周旋,政府不得不重視。保良局就是東華鄉紳的壓力之下,興建出來。

H1T3_G

東華總理個個都捐官,將談判提升到國家外交層面,有勢力有地位有牙力,這就是政治智慧。

如果在今日角度來說,早期的香港警察幾乎全都是魔警,因為他們要打獲人,是連暗角都不需要。第7任港督堅尼地為解決這群真的「光明磊落」的洋人警察,大膽起用華人警察,令華人的地位大為提升。在社交方面,堅尼地都落力攏絡華人,每逢港督府有慶典、郊遊、賽馬及打獵等,他都會邀請華人參加,拉近華洋商人的關係。不過誰也想不到,今日最不安全的地方,就是有華人警察的地方(果個白色衫的鬼佬都很兇狠下!)。

香港佔中港警施暴

麥當奴也想不到,在百幾年後的今日,有警察的地方才是最危險的地方。警察甘心「當奴」

第八任的軒尼詩,香港史盛讚為「最沒有種族歧視的港督。」他之前做其他地方的總督,都完全廢除了笞刑。所以他在一到任,就下令廢除笞刑,不過他太天真太傻,不知道香港有功能組別,所以他只能規定廢除公開笞刑,笞刑只能打臀部,保證遮擋犯人的頸部及大腿。

hongkonghennessy

唔靚仔唔可以HEHE,軒尼詩可能係最靚仔的港督。

如果周永康與岑敖暉真的「HeHe」,那軒尼詩與伍廷芳大律師肯定是「基情四射」。軒尼詩曾多次提及要「使中國居民與歐籍居民地位相同,擁有同樣的自由,並有權參與政府各種施政。」這番言論,得罪很多權貴,他們上書到英國,要求撒換軒尼詩。在這個危難的時刻,就是伍廷芳、東華總理及一堆華人搞集會撐港督。風波過後,軒尼詩極為器重伍廷芳,先後升他為官員考試主考官、太平紳士(第一位華人太平紳士)。軒尼詩不顧所有洋人的反對,想升伍廷芳做代理律政司,最後被英國政府制止了。不過,軒尼詩對伍廷芳的愛真是義無反顧,為了伍廷芳想改組立法局,後來真的委任他為第一位立法局議員,打破了了華人不得當立法會議員的不明文規定。伍廷芳在任內最大的貢獻,就是開闢了電車線路。

2045760130735022967

保良局開幕時期相片,洋人亦專登出席,可見華人勢力抬頭。早期的保良局都在普仁街,與東華為鄰

軒尼詩與保良局亦有很大關係。保良局的興建,其實是保護逼良為娼的婦女及兒童,軒尼詩授權保良局有抓拿「拐匪」及審查被拐去做妓女的婦人。如果是有家可歸,就遣返去原藉;如果無家可歸,則安置他們入保良局。有趣的是,如果無家可歸者、又達到適婚年齡,保良局更會做媒人,幫婦女找如意郎君。自此,東華及保良,成為了華人的兩大勢力。

!Job:    44923, Layout:        0!

軒尼詩的樣好像很冷靜,但施政很熱血。 寶雲的樣好像很熱血,但施政很冷靜。

如果軒尼詩真的為評論所說:「毫無常識、缺乏條理,既不可靠亦不老練,但極富個人魅力,對弱者有不可思議的同情心。」那接任的寶雲就冷靜得多。由於軒尼詩幾乎將政治生涯都押在伍廷芳身上,幸好伍廷芳做立法會議員聲譽不錯,寶雲執一個「熱煎堆」,順手改組立法會,決定官守議員由5人加至7人,非官守議員由4人加至5人,華人確保有一席,任期6年,有權辯論政府的議案。當時伍廷芳回到中國從事洋務運動,寶雲改為委任東華總理黃勝。

R0021257-664x500

大潭水塘是寶雲另一大貢獻。特別之處是寶雲沒有委托英人興建,反而叫華人去承辦,也助提升華人地位。

寶雲另一大貢獻,就是興建大潭水塘,當時寶雲沒有找英國人商人興建承辦,反而找了華商傅翼鵬擔任。結果水塘建成,傅翼鵬致富,成為一時名人。

在這幾位愛爾蘭港督治下,香港發展極快,社會安穩,保障了低下階層的權益。就算末代港督愛爾蘭人的彭定康,都為香港帶來一份可比「埃及妖后的嫁妝」。愛爾蘭港督對低下階層的重視、對他們的同情心,是不是可給689 的管治啟示呢?不!689 說:「我的政策不想向窮人傾斜!」

194918494f6eafcbd00d8

(設計語言):吹咩!窮人係奴隸,我唔會益你地ge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