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故事: 百日維新與香港 (刊於輔仁媒體 22/5/2013)

刊登網址:http://www.vjmedia.com.hk/articles/2013/05/22/39123

圖片

何東在西摩道的大宅,相信康有為在香港時曾住過。

香港與辛亥革命的關係,寫得人非常多,大家理應所知甚詳。不過,香港的影響力其實不止於此。早在百日維新時,香港已經發揮極大的作用,宣傳變法。康有為及梁啟超之所以提出變法,思想的啟蒙就在香港。話說回頭,如果沒有香港的啟蒙,維新派人物還是個普通的讀書人而已。

還是講少許「洋務運動」。在1861年,清政府回應改革派的官員,下定決心進行「洋務運動」。「洋務運動」著重的是「船堅炮利」,講的是「師夷之長技以制夷」。直至1895年中日甲午之戰失利後,他們才發現「洋務運動」的問題所在。事實上,並非所有人都這麼後知後覺。在遙遠的香港,心水清的人不少,其中首推定居香港20年的王韜。

王韜在1867年出國歐遊,是第一位在牛津大學進行演講的中國人。3年後回國,定居香港。回港後,他指出世界變了,中國也應變,主張中國效法西方,這看似與洋務運動無異。不過,王韜大膽地提出改變封建專制的制度,建立英式的「君民共主」制,這點洋務派是想也不敢想,比皇族內閣足足早了40年(儘管皇族內閣本質都是專制)。當王韜直斥洋務運動是「小變而非大變」時,洋務派還沉醉在「船堅炮利」,只顧興建船廠及軍器廠。

講起王韜,不得不提他主編的《華字日報》及後來他創立的《循環日報》,兩份都是「維新派」啟蒙讀物。1870年,歐洲發生普法之戰,兩國交戰1年,震驚整個歐洲。王韜立即寫下《普法戰紀》一書,交代兩國的軍事設備,打仗過程,並連載於《華字日報》,令報紙在東南亞一帶大賣,連洋務派大臣李鴻章都十分重視。不過,洋務派並無在書裡找到啟蒙,反而中日兩國的維新派深受影響,日本維新派認為:「普法戰紀》傳於我邦,讀之者始知有紫詮王先生,(先生)以卓識偉論,鼓舞一世風庳,實為當時偉人也」,他們更請了王韜去日本考察,替明治維新提供意見。中國的梁啟超也指出,《普法戰紀》是他學習西學的啟蒙。

正當王韜寫成《普法戰紀》,鼓吹維新運動之時,康有為第一次來到香港。康有為這次來到香港,看到香港的市政、法律及文化。他說:「覽西人宮室之瑰麗,道路之整潔,巡捕之嚴密,乃始知西人治國有法度,不得以古書之夷狄視之。乃復閱《海國圖志》、《瀛寰志略》等書,購地球圖,漸收西學之書,為講西學之基矣。」康有為一方面聽到王韜等人講全變,一方面看到西方先進事物,比較出當時清政府的腐敗落,終於興起「維新」的念頭。

除了王韜,另一位要提的就是何啟。以前舊機場未拆,何啟較多人提及,現在很少人說何啟。何啟是第三位華人非官守議員,在香港醫療方面有莫大貢獻,如倡建廣華醫院及合辦香港西醫學院(後成為港大醫學院)。何啟的文字,喚醒了當時無數的中國人。在1887年,曾國藩之子曾紀澤曾寫了一篇叫《中國先睡後醒論》,認為洋務運動取得空前成功,中國終於睡醒了。何啟看見這篇「飛機文」,立刻登報反駁,指出中國積弱不在於軍事,在於弊政,在於封建制度腐敗。結果1895年的中日甲午之戰,完全印證何啟的觀點。後來百日維新,就是全面改革,解除弊政。

在1894年中日甲午戰役爆發之前,洋務官員還沾沾自喜他們的成就,輕視日本。有見於此,何啟及胡禮垣寫了《新政議論》,批評洋務運動「變法不揣其本,而齊其末。」首次提出「行選舉以同好惡,設議院以佈公平」,講議會政治。另一方面,在改革排山倒海之時,他們留意到民權,這是洋務派一直忽視:「民權者,合一國之君民,上下一心者也。人人有權,其國必興;人人無權,其國必廢。苟複民權而設議院,則興利除弊,雷厲風行,遠至邇安,君民愜洽,誠中國之福也」可惜,這些觀點不被張之洞及康有為認同,後來的改革依然輕視民權。不過,後來何啟及胡禮垣的《新政新詮》,講述新政的路向,看得康有為及弟子們廢寢忘食,足見對維新派影響之大。

不得不提的是,香港除了啟蒙康有為改革,在維新派失敗時,香港還對他們提供保護。教科書說康有為逃到日本,事實上康有為在11月才踏足日本。當日決定逃走時,他乘英國郵輪,先去香港暫避。他抵港時,英國輔政司、多位處長及何東都特意迎接。當時,港督卜力接他到警署停留一星期,靜觀局勢發展,然後才住到何東家裡。大概住了3星期左右,康有為才離港赴日。

百日維新後10左右,中國就爆發辛亥革命。香港這個彈丸之地,同樣是思想啟蒙。所以,香港在晚清40年左右,可謂主載了中國整個思想界,孕育出大小不同的政治改革,這個貢獻實在不容抹煞。

圖片

王韜及循環日報,啟蒙了百日維新、晚清改革及辛亥革命,令香港成為中國的參考對象。

圖片

何啟,對香港醫療體制甚有貢獻,不過愈來愈少香港提及他。

20101001_2097e752ef5c83eedd27iGVhPOS8UGEt

西醫書院,由何啟興建。它的重要性不但是第一間高等教育學校,而是何啟將「一國之人才,視乎學校」這個理念實踐出來。這個思想,比中國內地足足早了10年。

廣告

One thought on “香港故事: 百日維新與香港 (刊於輔仁媒體 22/5/2013)

  1. 跑遊去到元朗八鄉牛徑一間舊書室「 翊廷書室」,再看古蹟辦的介紹,原來康有為亦曾在這裡教授儒家古籍和撰寫書章,不過你有沒有聽講過呢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