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故事:慘絕人寰的「遷界令」 (刊於輔仁媒體 18/5/2013)

刊登網址:輔仁媒體

錦田樹屋見證着香港一場超級大悲劇。(筆者自攝)

樹屋原來訴說一個恐怖的香港故事

講起香港慘烈時刻,很多人都會想起日治時期。不過,在錦田樹屋卻見證了另一單香港恐怖故事。清朝在1655年開始了三次「遷界令」,強制新安縣地區的住民搬屋,很多人根本都不知要搬屋,結果很多村民無準備,途中餓死,或者頂不順旅途之苦,服毒自殺,搬屋搬到全村死光!

 

無緣無故為甚麼要搬屋呢?原來和台灣歷史都有關係!很多中史書都寫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,明崇禎自殺,明朝正式亡國。其實,明崇禎雖自殺,但明朝部下在南方建立了「南明」,在今福建、浙江一帶,抵抗清朝足足十多年,靠的是台灣國父鄭成功。

 

不要以為南明很弱,南明在鄭成功的帶領下,得到南方百姓支持,勢力極為強大,多次擊敗清朝軍隊,故逼得當時清廷接納建議,進行遷界令[1]。當時下令在山東、江蘇、浙江及福建等省份,沿海50里劃地為界,強令當地居民搬家內遷,拆毀房屋,禁止所有人出海揚帆,令到沿海50里地變成一個無人區,希望孤立鄭成功。

 

不過這招可說完全無用,因為鄭成功得民心。在1660年前後,鄭成功在江南一帶反清,深得當地人擁護,部份更加成立「洪門」(黑社會的前身)提供資料。鄭成功甚至贏得「鎮江戰役」,佔領四府、三州、二十二個縣城,圍攻南京,鼓舞了江南一帶的百姓,紛紛剪去辮子、脫下旗袍,穿起大明衣服。不過,最後鄭成功在南京之戰戰敗,清朝立即秋後算帳,結果在1662年下令再次遷界,斷絕江南人士與朱成功的接觸。

 

這次遷界,竟然影響廣東省,其中尤以虎門以東(大部份是今日香港境內)的地區最為嚴重。原來,廣東遷界想打擊一個叫李萬榮的東莞人。在1647年清兵入粵時,李萬榮攻陷了大鵬嶺,控制了梅沙(今日東部華僑城一帶)及葵涌(中國大鵬灣附近),並在鯉魚門北邊的雞婆山(今稱魔鬼山,在香港的油塘附近)及沙田以西的地方建立起軍事據點,與清軍互相攻伐了十年[2]。後來李萬榮投降,但不少部下成為海寇,遷界是為了切斷他們的補給線,餓死這批海賊。

 

遷海令一下,所有新安縣人士,包括香港地區村民,都一併遷去虎門一帶。第二次遷界時,虎門在遷內30里,遷到今日東莞市中心附近。最後再次內遷,遷到連新安縣都取消,併入東莞縣[3]。所以,對大部份住在香港地區的鄉民,內遷其實不止50里,而是一次超級「長征」,而且,清朝的遷界令只有三日期限,三日之內必須遷到界外,不願離開的人處以死刑,希望「盡夷其地,空其人」。事實上,大部份的居民亦未獲官府通知。當軍差來到時,居民如晴天霹靂,只得倉猝離開[4]。錦田的樹屋主人就是這個例子,倉皇離開,結果一去無回頭,經過年月的洗禮,大樹終於蠶食了這座400年的清代房屋。

 

清初香港人務農為生,最大的資產就是農地,遷界令叫他們離開農地,無疑是叫他們死亡。結果,不少人倉皇離家,旅途路上用光積儲,只好露宿荒野,甚至賣妻賣子,當時市價「斗粟一兒,百錢一女」[5]。假如不願拋妻棄子,不少人只好全家飲毒藥或上吊自殺,共赴黃泉。《新安縣志》是這樣寫的:

 

「(百姓)流離日久,養生無計,爰有夫棄其妻,父別其子。壯年之民,散投各營。其餘乞食於異鄉者,沿途皆是。有重廉恥者,自取毒草斫水,舉家同飲而歿。」

 

所以,清代著名學者屈大均認為:「自有粵東以來,生靈之禍,莫慘於此。」當時有人指,「死傷者億萬計」[6]。遷界更令抗清的勢力大幅上升。除了番禹市橋有人起事,香港亦有一位叫袁四都的人抗清,他聚集一班人,在官富(即今日觀塘一帶)及瀝源(即是沙田一帶)等地建立起秘密據點,與清官為敵,不過很快就被平定了。

 

上書廢除遷界令、解救百姓於死深火熱的人,主要有兩人,一個叫廣東巡撫王來任,另一個叫兩廣總督周有德。他上任初期,已上書朝廷廢除遷界令,但根本不獲重視。三年之後,他重病在身,還遭革即處分。人之將死的情況下,他再次上書朝廷。這份「遺疏」到了皇帝手上,變成了死諌,份量大增,於是清政府派周有德視察,結果在1669年下令復界,百姓可以回到原居地[7]

 

居民回家後,感謝王來任,於是在上水石湖墟設「巡撫街」,建成報德祠,不過報德祠於1955年毀於大火,只剩下以前負責管理報德祠的「周王二院有限公司」招牌[8]。至於今日錦田的「周王二公書院」亦都是紀念王來任[9]。不過,復界令並不惠及大嶼山居民,他們要到1683年收復台灣後才可回家,前後離家接近20年。

 

諷刺的是,鄭成功的兒子鄭經及孫子鄭克𡒉買通清朝官員,進行走私,又懂得與日本人做生意,故勞師動眾的遷界並無減弱鄭成功實力,只是白白害死了不少村民,可謂「賠了夫人又折兵」。

[1] 蕭國健著:《清初遷海前後香港之社會變遷》,臺灣商務印書館,P.92-103

[2] 羅香林著:《中國民族史》,中華書局,P.319

[3] 蕭國健著:《清初遷海前後香港之社會變遷》,臺灣商務印書館,P.106

[4]蕭國健著:《清初遷海前後香港之社會變遷》,臺灣商務印書館,P.106

[5]蕭國健著:《清初遷海前後香港之社會變遷》,臺灣商務印書館,P.109

[6]蕭國健著:《清初遷海前後香港之社會變遷》,臺灣商務印書館,P.98

[7]周王二公史蹟紀念專輯編輯委員會:《周王二公史蹟紀念專輯》,周王二院有限公司,p.2-3

[8]周王二公史蹟紀念專輯編輯委員會:《周王二公史蹟紀念專輯》,周王二院有限公司,p.7-8

[9]周王二公史蹟紀念專輯編輯委員會:《周王二公史蹟紀念專輯》,周王二院有限公司,p.25-26

大樹入面,竟然「收藏」了一間磚屋。(筆者自攝)

樹中有青磚屋。

在錦田的周王二公書院,用來紀念王來任及周任德。(筆者自攝)

周王二公書院

在今日江南一帶,仍有不少地方鄭成功雕像。(筆者翻攝當地明信片)

在今日廈門鼓浪嶼,還豎立鄭成功雕像。

今日在巡撫街附近亦留下「周王兩院」四字。

在巡撫街附近還留下周王二院四字。

 

 

p

紀念王來任、周有德。

 

 

廣告

One thought on “香港故事:慘絕人寰的「遷界令」 (刊於輔仁媒體 18/5/2013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