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故事:《日治香港》

日軍人城禮,圖中是軒尼詩道。領頭的就是第一任「香督」磯谷廉介。圖片

「十二月二十五日,香港淪陷,正式進入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時期。」這是我讀書時期,對這段歷史的認識。不過,這段時期有多黑暗呢?我當時不知,也沒有問,只知是一個很黑暗的時期。這個讀書經歷,相信都是很多年輕朋友的經歷,大家都不求甚解。其實,不懂這三年零八個月的事件,根本談不上認識香港或香港史,因為實在太重要,今日還有不少人見證這個事件。

日治時期,歷史上是說1941年12月25日至1945年8月15日。其實,在日軍未正式統治香港之前,有一些事件都與日治相關,不得不提,所以這篇文的起點,在12月9日開始講,即是香港保衛戰第二日開始講。

首先要講的是「勝利友」,他們是一般教材好少講的組織。簡單來說,他們就是一群黑社會人士。坦白說,以前的「黑社會」不是今日的黑社會,他們有一種憂國的意識,如上海青幫的杜月笙、洪門等,與國民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,希望統一,對抗日本。不過,「勝利友」完全是親日的黑社會漢奸。在12月9日,當日軍攻至城門水塘附近,這群「勝利友」趁守軍、警察撤退,日軍未來的「真空時期」,以手臂戴白布,以「勝利」為口號,隨即在深水埗作亂。他們聲稱與日軍有關,到處收「保護費」,如果有人不給錢,他們索性搶劫、勒索、打人,甚至入屋強姦。日軍來到之後,當然有第二輪的洗劫,情況更甚。值得一提的,很多人以為日軍全部都是日本人,其實不然。當時日軍有一部份是朝鮮人,據回憶錄來說,朝鮮人比日本人更兇殘,原因可能是朝鮮人在軍隊地位較低,將污氣發洩在地位更低的香港人上。所以,當時有女人一日在深水埗被姦三次,而街上亦裸屍處處。

保衛戰的過程寫過了,不再多說。香港在25號投降,26 號在灣仔舉行入城禮,隨即宣布犒賞三軍,讓士兵放假三天。當時所謂「放假」,即默許士兵無法無天地做任何事,不受法律所限。結果,日軍在香港各地姦淫擄掠,衝入醫院姦殺護士(或者姦屍),胡亂殺人,出名的就有「聖士堤反大屠殺」。更轟動的是,根據日本士兵的回憶錄,他們親眼見過長官殺人,剜子宮來食!後來,日軍假意搜捕「搗亂份子」,並加以處決。其實,抓到的都是香港市民,絕大部份都是饑民。至於真正放假的士兵,並無任何處分。

到了日治時期,統治香港的方法與統治台灣的方法略有不同。日本統治台灣是有一些治國方針,日本統治香港是完全無方針。如果硬要講一些方針,就是務求在最短時間掠奪香港最多的資源,以供應前線的補給。之前講過的「軍票」說過,故不多談。今次會講幾個政策,首先一定要講的「配給制度」。

對日治時期,老一輩的人多數只有兩個回憶,第一個就是日日捱餓。日軍的糧食,大多供給自己人及軍隊,糧食有限,他們向市民開刀,行「配給制度」。一開始,每人每日獲配「六兩四錢」的米 (大概245克左右,大概一碗飯多少少。)這個份量雖然是少,但勉強都能過活。真正難捱的日子是1943年2月,即是重光前半年。日本敗勢已成,打算舉傾國之力反撲,於是下令修改配給制度。由每人每日「六兩四」,改為「三兩二錢」,即是一日大概只能吃半碗飯多少許。這還未算,其他副食品如糖、油、鹽、菜等由於極少,價格不斷上漲,連救濟米都要90元一斤,但香港人當時月薪20-30 ,已經叫好環境,環境差的大概只有3-4月薪。在這個情況下,不少人只能改食花生麩(即是花生搾油之後的渣滓,今日只用農業肥料)、樹根及木薯粉(用木薯的根制成的澱粉),三種「食物」既難消化,亦毫無營養可言。當然,餓死的人都無日無之,所以據說人食人的事情時有發生。

煮食不是有米就可以成事,當時香港燃料的問題非常嚴重,主要是欠木材。每一間屋固然是黑沉沉,而且幾乎每間屋都沒甚麼傢私。不是說他們拿傢私去變賣,而是他們將傢私拆件。當時香港的木材主要靠進口,但周圍打仗,木材進口大減,令柴價大升,不少市民就將傢私拆件當柴燒,用來煮食煲水。到各家各戶都山窮水盡的時候,他們就向無人看顧機構埋手拆屋,拿木材用。港大、皇仁都曾經被市民拆去木材。

老一輩人另一種對日治記憶就是憲兵的兇殘。日本人自行訂立一些前所未見的條例,處分居民。例如市民一定要向站崗的軍人敬禮,否則輕則掌摑,重則處死。別以為奉公守法就沒有開題,這些條例恐怖之處,就是在於日軍隨時用「違例」做藉口,任意魚肉居民。憲兵隊常常假借檢查,闖入居居,進行殺人強姦搶劫之事。另外,別以為中國才有「慰安婦」,香港都有慰安婦。當時日本在灣仔成立「慰安區」,事先無通知就限三日內趕走駱克道的市民,令不少人流離失所。建成慰安區之後,憲兵隨意走入民居,看到稍有姿色女子,就抓人慰安區,供日本人淫慾。

上面兩個政策,加上軍票,都比較多人知,但「歸鄉政策」則少人提及。簡單來說,就是當時日本打仗的戰線愈拉愈長,補給已經不太足夠,而香港當時有150萬人口,日本認為這些人口分薄前線的物資,故不想養一堆香港人。於是下令「歸鄉」,回中國居住。一開始日軍算好心,安排回鄉列車及輪船,讓市民迅速離開。不過,市民根本不信任日本政府,於是取偷渡方法離港。因此,在回鄉的過程上,不少人被暴徒、山賊、土匪襲擊搶劫,客死異鄉。到後來日治一年後,糧食愈來愈緊張,資源愈來愈少,日軍不再安排任何交通工具回鄉,索性在街頭隨意抓人,強押離境,造成不少妻離子散的情況。而且,強押離境之時,往往不安排足夠糧食,故不少人魂斷回鄉路上。

有鄉的歸鄉,無鄉的可能更慘。因為日軍佔領海南島後,打算培育它做後勤基地,想開墾荒地。他見香港人多,海南島人少,於是他們強行在香港抓了一大堆人到海南島開荒。香港去海南島,途程頗遠,但糧食遠遠不足,結果不少人在旅途中餓死。就算去到海南島開荒,工作太苦,環境極差,隨時被日軍虐待,不少病死在海南島。能平安回香港的人,可說非常僥倖。

其他的文化政策,如「以華制華」、「奴化政策」等,當然都重要,但相比上面來說,又顯得小巫見大巫了,故暫且不談。面對上面提及的政策,日日生離死別,人口從150萬降至戰後50 萬人。很難想像上兩代香港人是怎樣捱過。其實,日本有沒有向香港道過歉呢?

當時香港人賴以為生的東西,一張小小的米票。後期都幫不到甚麼。圖片

配給所,後來只得三兩二,不過總好過甚麼也沒有。圖片

不是很多人見過花生麩,樣似今日的熱飲沖劑,不過全無營養。圖片

木薯粉,其實可以說生粉。當時估計是沖水飲,當然無營養兼難消化。

圖片

歸鄉政策,出到這個關卡後,未來就不難保證了,可能被山賊殺死。但留在城裡,又被人憲兵玩死。

圖片

憲兵的裝束,來自海防博物館的展品。那把軍刀,不知斬死多少人。圖片

廣告

2 thoughts on “香港故事:《日治香港》

  1. 當時用港幣要殺頭,上山執柴要殺頭,開枱玩麻雀都要殺頭(將隻牌吞落肚,實哽死啦);然後又强行捉人遣返出境,甚至捉人去荒島/喺船上掟人落海;憲兵就日日出動捉抗日份子再嚴刑拷問,夜晚就放狼狗出嚟四圍咬死人…郁d都死,當時人命就係咁賤,都難怪老一輩咁憎日本仔啦…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