惜花 ‧ 食花 (刊於飲食雜誌Yumme專欄〈咬文嚼字〉)

圖片

嚴寒剛過,大地回春,正是百花齊放的日子。不論街邊,又或山上,各處花卉都替城市換上新裝,待人細看。別以為影幾張相、寫幾句詩就叫惜花人。其實懂得吃花,淺嘗其味道,同樣是惜花人。 

品花茶、嘗花膳,在今日風雅至極。其實,吃花是中國源遠流長,連屈原也是吃花之人。屈原惜花,他既寫花,又佩戴花的裝飾,也吃秋菊,開創食花風氣。到兩晉時期,士人由惜花,進而識花,懂得花療,吃花保健。當時有配方:白菊花汁、蓮花汁、地血汁及樗樹汁混入丹中蒸熟,吃一年,相傳能延年益壽。所以,當時書籍記載康風子及及道士朱孺子吃菊花成仙。若記載屬實,屈原不投河自盡,豈非長生不老?

傳說歸傳說,煉丹成敗,亦不可考。不過後世吃花者多,散些花去涼拌、熱炒、炖湯或煲粥,的確能提升食物的色香味。試幻想一下:黃菊花、白魚片,清雞湯,色彩豐富多姿,已是視覺享受,加上菊香縷縷,鼻入口,口入心,沁入肺腑,清香在口,齒頰留香。這「幻想」並非虛構,這牒「菊花魚片」是慈禧太后的最愛,她吃得高興時,往往空口吃菊花。美食當前,德齡等貼身丫環抵着香氣,煞是難受,只好祈求慈禧吃剩,賜給他們。那一口菊花魚片,德齡永世難忘。

其實食花並非中國獨有傳統,世界各地都有記載,只不過吃的花有所不同。古希臘人愛吃紫羅蘭,將之混入酒中,極為普遍。至於花瓣,他們連同朱古力齊吃,發現味道更有層次。若消化不良,他們會飲紫羅蘭花茶,認為能暢通腸胃。到古羅馬,食花食得瘋狂。玫瑰花茶、玫瑰花醬紛紛應運而生,種玫瑰成為一時風尚,搞到不少人擔心農夫太過熱衷種植鮮玫瑰,影響其他收成。最後收成如何,不得而知了。

電視常教人:「不要只看外在美,也要多看內在美。」人如是,花如是。下次看花,不妨帶一壺花茶,邊看邊喝,或許更懂得欣賞花、珍惜花。

(專欄見於《YUMME 試刊號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