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日記:1983年3月3日《香港屠夫案開審》(上)

圖片

天龍八部有「四大惡人」、古龍也有「十大惡人」及「惡人谷」,小說人物雖看似窮兇極惡,但其實人人都有一顆不被了解的心。因為執着,所以行惡。假如香港都有「十大惡人」選舉,「香港屠夫」林過雲肯定名列榜首。因為之前寫過的惡人惡事,林過雲一件也沒做少,還做得夠恐怖,一次過做到足。

林過雲是的士司機,經常半夜接載一些醉酒客等,令他接觸到第一位死者。第一位死者三十一歲,在夜總會工作。在1982年2月3日凌晨,死者坐上林過雲的的士,便失蹤了。到了2月21日,有人在富豪花園對出的城門河,發現死者的頭顱。警方在範圍搜索,又發現一個大膠袋,入面包着一對女人腳。於是警方再擴大搜索範圍,在馬鞍山的河邊再發現死者的手臂及身體上半部份,胸腹之下部份全被割去。

事後林過雲稱:「我對她非常憎恨,所以用電線將她勒死!」原來林過雲將死者殺死後,運屍回家,脫光死者衣服拍照,還從死者手袋找到400元,拿去買電鋸,將死者鋸成七塊。自此之後,林過雲對這樣殺人及處理屍體方法引起莫大興趣。此後,他對殺人肢解感到興奮,造就另外三單悲劇。其實,死者與林過雲被無仇口,只是當時死者落車時,因醉仆地而已。

第二位死者同樣是三十一歲,是夜總會收銀員。在5月29日半夜時間,上了被告的的士,結果遇害。這次,林過雲用手銬銬住死者,然後用電線勒死。殺死死者後,他發現單單肢解並不能滿足他。於是,他這次用手術刀將死者的乳房及陰部完整割出來,才將死者肢解。他用報紙將碎屍包好,再放入麻包袋內,然後扔到銅鑼灣大坑道草叢。死者的丈夫,只是在林過雲的家中找到裸屍照片、鞋等個人物件,才認得出死者原來是自己妻子。

被林過雲殺的死者,一個比一個死得悲慘,林過雲也愈來愈變態。第三者死者二十九歲,同樣任職夜總會,在6月17日凌晨時份上了林過雲的車,就開展其悲慘下場。這次他覺得肢解、甚至割出女性乳房及陰部等,都不足以滿足其慾望,他很想嘗試去吃人的內臟。於是,他肢解死者後,還故意挑出死者的內臟,放入口去試食!吃了一口,覺得難吃吐出來。然後將肢體棄屍荒野。

吃內臟都算最恐怖,第四位死者才算恐怖。第四位死者只得17歲,當日他參加完謝師宴後上的士。林過雲將她綁着,兩人詳談了很久,談了很多不同範疇的東西,很少死者能與林過雲似是朋友般談這麼久。不過,這位死者依然逃不出魔掌,林過雲決定勒死她。而且,林過雲今次不急於肢解,他選擇更變態的做法,將死者脫光,然後姦屍!姦完屍後,他才肢解死者,將殘骸扔到大坑道。

殺人、肢解、割乳房、割陰部、食人的內臟及姦屍,正常人看到一次就想嘔。不過,林過雲無時無刻都對住這些東西,似乎找到歡樂。因為當案件開審後,控方指出林過雲的家裡,收藏了數段處理屍體的短片,每一個死者都至少有一段,每段有26分鐘左右,證明林過雲喜歡回味自己的行徑。而且,他割下的器官,並非全部扔掉,他會將有「紀念價值」的東西儲起。因為警方在林過雲的床下底,發現數瓶玻璃樽。每個樽裡面,有三位死者的乳房或者陰部,擺放安好,似乎隨時拿來細看,證明林過雲真是一個非常變態的兇手。

一個變態的殺手,或許真是遭到天譴。他被捕的過程,實在帶有幸運成份。因為林過雲每一次肢解死者之前,都會替屍體拍照,近鏡胸部及陰部,隨時細看。肢解後都是一樣。本來他騙沖曬店的朋友,說他自己做殮房攝影,所以有這些相不足為奇,所以朋友一直都有幫他沖曬相片。不過有一天,林過雲想將某一張肢解的相片放大,但朋友工作的放大機剛巧壞了,於是朋友交由其他分店處理。由於放大工作,全部人手操作,分店店員沖曬時,發現很有可疑,於是報警。警方等林過雲拿相時,將他抓住,才揭發這單世紀大案。

有時不得不信天理,若非沖曬店的放大機壞了,也未必能抓到林過雲。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。

PS:我寫完都頂唔順,太恐怖。開庭又有另一個故事,明天或後天再寫。

圖片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