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日記:1975年2月25日《葛柏入獄四年》

當日葛柏的確很多「FANS」。圖片

「香港,勝在有ICAC。」ICAC 多年前的口號,市民都幾乎琅琅上口。不過,ICAC 為何會出現?原來就是和一個香港總警司有關,這個總警司叫葛柏。很多人覺得抓到葛柏,打到「大老虎」,值得恭賀。不過,我覺得葛柏玩轉香港法律,真正勝利的人可能是他。

葛柏極具社會地位,曾獲「殖民地警察服務獎」及「女皇警察獎章」。在1972年,他申請退休,但「臨老過唔到世」,當時警務處處長接獲密報,指他匯走一大筆款項。據調查後,發現葛柏竟然身懷437萬巨款,相當於他任警務人員21年來淨收人工的6倍。警隊知道後,立即要求葛柏解釋,將他列入「禁止離境」的名內。不過,葛柏依然走得甩,靠的是玩弄制度漏洞。

原來在所有高級警司,都有一張機場禁區的通行證,可以隨意出入禁區。在1973年6月,葛柏當日就是靠通行證,繞過入境事務處,用普通機票登機,然後再由星加玻轉機返回英國,最終逃出香港,安然回家,先勝第一仗。

葛柏潛逃的消息一出,全港市民大為震怒,學界發起「反貪污,捉葛柏」大遊行,要求引渡葛柏回港受審。港督麥理浩成立委員會,反思及檢討葛柏案,決定成立獨立於警隊的ICAC,專門調查貪污,並接手葛柏案。

葛柏過了海,的確變了神仙。他坐擁437萬巨款,也不怕香港政府捉到他。因為根據當時英國法例,是無一條叫「財政狀況與收入不相稱」的法例,這條法例只有香港有。加上當葛柏潛逃之時,港府未有將他控罪,據香港法例的確不能將他引渡返港。除非鐵證如山,證明葛柏有收賄賂,香港才可引渡他受審。就這樣,葛柏遊走到港、英兩地法律的灰色地帶,英國、香港都奈他不何,他再勝多仗。

在1974年,葛柏案終於有突破。ICAC找到另一位貪污案的外藉前警司韓德,在獄中他稱曾目睹華籍前警司鄭漢權用$25000賄賂葛柏(當時$25000不是小數,可以買1000呎的單位),以換取灣仔警司一職。ICAC 立即將鄭漢權拘捕,鄭漢權後來答應轉為污點證人,指證葛柏。「人證」物證俱在,ICAC 引渡葛柏返港受審。

葛柏案開審,楊鐵樑是法官。辯方律師質疑ICAC有「買通」鄭漢權之嫌。因為一開始,鄭漢權是否認賄賂,甚至願意當葛柏的辯方證人,但他與ICAC有條件交易之下,就改變初衷。加上當時律政司暗中給鄭漢權一封信,叫鄭「只要給證供指控葛柏,你就會無事了。」再加上,鄭漢權未答應轉成污點證人,傳媒卻早一步「收風」,在報紙上已經刊登鄭漢權會轉成污點證人。辯方認為凡此種種,都有威迫利誘鄭漢權之嫌,造成鐵證如山的假象,令港府可以引渡葛柏。事實上,控方證人韓德、鄭漢權證供亦有矛盾的地方。

不過就在當年今日,楊鐵樑認為兩人證供可信,更稱韓德是「中年孩子」,作供坦白,判葛柏入獄4年,充公25000元賄款。看起來,葛柏最終都是失敗。不過,葛柏最終在1977年出獄,只服刑了2年多。刑滿後,便立即離港,用他4百多萬巨款,奢華地過一生。葛柏坐2年監,4百萬身家依然「袋袋平安」;ICAC 查了4-5年,只能令葛柏坐2年,只能充公25000元。這是不是葛柏勝利?

葛柏警司。

圖片

當時學界發起「反貪污,捉葛柏」行動,間接推動ICAC成立。圖片

萇柏案開庭前狀況。圖片

當時控方重要的證據,在葛柏家找到數薄,列明他的財政狀況。圖片

葛柏潛逃去英國的家。圖片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