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故事:許地山改革大學文科

圖片

AL有揀文科都知,中西史、文學這個組合有幾變態。中史分七種歷史,文學由詩經讀到現代戲劇,十幾種文體。大家有沒有想過,究竟是誰人將文科分類,使之系統化,整理出不同題目給我們學習,令我們當時讀到痴線呢?這個人叫做許地山。沒有許地山,根本無今日的文科,所以不論中學或大學,在香港所有讀文科的人都應該感謝他。

故事來到20世紀30年代,許地山本來任教北平的燕京大學。因為他與校長意見不合,遭學校解僱。當時,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一直都是聘請一些保守的老學者,主張尊崇孔子、背誦四書五經,課程非常墨守成規,文科比較弱,與當時的學術思潮毫不相干,惹得胡適時常批評。胡適見到許地山回復自由身,立即推薦他南下到香港。結果,許地山在1935年到香港大學擔任中文學院的主任。

以前,在香港讀文史哲是不分家,港大中文學院甚麼都兼讀,所以每一科都「半桶水」。許地山來到後,將港大中文學院劃分為「中國文學」、「中國史學」及「中國哲學」三個系,重新修訂課程,增加各系內容,變得每一科都變得有系統。例如以前香港教中國文學,只重視詩歌、散文,視之為文學正道,許地山增補了詞曲、小說、戲曲及文學批評等以前認為是「小道」的東西;以前教中史,港大中文書院只是重視治亂興衰,許地山增補了文化史、宗教史、交通史及學術史等等;以前教哲學,只是獨立教每一個思想學說,許地山則重視比較諸子百家、歷代哲人及佛道哲理,變得更為經世致用。心水清的朋友應該會發現,今日AL 或DSE,甚至是大學課程,都是深受六十幾年前許地山的影響。

此外,許地山還有另一個重大改革,就是削弱古文,提倡白話文。自從新文化運動場後,白話文廣被提倡。經過廿年後,白話文在中國廣為使用。不過,香港的中學大學,依然是教授文言文。許地山編訂了國語課本,更將中文學院招生作文改為白話文,打破古文一直壟斷的地位,改變了整個香港學風,時人稱他有「領導潮流之功」,成為當時名人。自此,香港的中小學不再蔑視中文科,提升國文科的地位。60年代擔任港大中文系系主任羅香林亦稱許地山:「香港中國文學研究之日益發展,皆以此為機杼」。若無許地山,我們會否仍以古文為書寫基礎?

不過,這樣才情橫溢的人,在香港住了6年,在1941年急性心臟病去世,非常可惜。許地山的同事馬鑑教授追憶說:「他(許地山)對於本國文學無所不通,對於各國學術源流,以科學方法分析,去其糟粕,吸其精華,使之將來大時代之青年,得一指南針,迎頭趕上‥‥‥天奪哲人,能無悲痛?」

許地山在文科貢獻很大,不過不知怎解,提他的人又不算多。他是文學家,文學界很少提到他;他是史學家,史學界亦不經常提到他;他是教育家,我從未聽過教育界的人講他。或許,香港就是所有東西都不知怎解的地方。

廣告

One thought on “香港故事:許地山改革大學文科

  1. 1. 中史 + 西史 + 文學 + UE, nickname at that time was called 雙文雙史.

    2. 羅香林 : 香港與中西文化之交流 , chapter 6 had talked about AL Chinese/Chin. History in the 1960’s and 70’s.

    ch 6 . 中國文學在香港之演進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