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故事:《東江縱隊營救美國中尉》(刊於聚言時報24/8/2014)

,刊登網址:http://polymer.hkgalden.net/articles/2014/08/24/5744/

圖片

克爾中尉(左邊)在內地與東江縱隊總司令曾生見面

當日軍統治香港後,香港便成為日軍的後勤的重要地,盟軍在1942年開始已經準備反攻香港,直至戰爭結束期間,盟軍最少發動126場空襲[1]。在地方迎救上上,香港有「英軍服務團」、中共的「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」,國軍亦在香港附近一帶有勢力。其中,1944年克爾中尉空襲啟德機場,戰機中彈需要跳傘,竟然差點跳入啟德機場!

 

自從日軍在1941年統治香港後,不斷將物資送往中緬印戰場,故盟軍一早已有空襲香港的打算[2]。不過,1942年3月,日軍攻入緬甸,企圖切斷滇緬鐵路,中國根據與英國協定,派出10萬中國遠征軍,從雲南入緬甸打仗。不料英國輸得極為慘烈,從緬西撤退,中國遠征軍亦倉卒撤退,誤入不毛之地野人谷,結果死傷慘重,中國遠征軍只有4萬人生環。戰果影響亞洲戰線部署,空襲香港力量只剩下1942年7月成立的美國陸軍航空隊「中國航空特遣隊」,司令為陳立德(Claire Chennault)。

 

在1943年,中國發動第二次中國遠征軍,在印度及雲南反攻緬甸,陳納德配合進攻,亦加緊派出P-40、P-38及P-51戰鬥機,不斷向香港空襲,打擊香港的航運[3]。其中,在1944年空襲啟德,算是當中比較驚險的一次。

 

在1944年2月11 日,美國指揮兼教官克爾中尉(DonaldW.Kern)帶領20架P-40戰鬥機,為12架B-25轟炸機護航,執行轟炸啟德機場任務。不過,當他們一行戰鬥機差不多飛機香港上空時,立即被日軍發現,於是香港上空便展開一場殊死的空戰。

 

克爾中尉及他的B-25戰鬥機,一連擊墜3架日本戰機。不過,他的戰機隨即被日軍擊中,油箱起火,飛機下墜,負傷的克爾中尉被迫跳傘,當時他發現降落的地點,竟然是啟德機場!不用想,機場肯定滿佈日軍埋伏,克爾心想跳傘跳到去啟德機場,死定之際,突然有股怪風吹來,將他吹向機場的北面,結果在黃大仙沙田坳的菜田降落,臉部及手腳都燒傷及割傷[4]

 

克爾降落後,日軍立即組織軍隊,派出海陸空三軍,將沙田至西貢一帶包圍,情勢非常危急[5]。克爾第一個遇見的人是14歲的李石,克爾稱他為「Small boy」,是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的小交通員。其後,李石通知了20歲的女孩李兆華,李兆華為克爾止血、包紮傷口,並將他藏匿在一個山洞。不久,港九大隊西貢沙田短槍隊副隊長劉黑仔前來,年紀輕輕的李兆華決定「偏向虎山行」,將克爾帶去日軍盤踞的北圍村附近藏匿。在劉黑仔的親自帶領下,克爾才突圍至西貢的大本營[6]

 

去到西貢大本營,東江縱隊要想辦法運走克爾中尉。當時港九獨立大隊隊長蔡國樑決定用調虎離山之計,派人炸窩打老道火車橋,又叫劉黑仔的槍隊夜襲啟德,更派人散播謠言指會攻擊市區,結果在多件事情爆發下,克爾中尉得以運出香港,再由國民黨軍隊及英軍服務團護送到桂林。

 

脫險後,他形容劉黑仔為「再生父母」,亦希望將李兆華帶去美國,介紹給美國人。除此之外,港九大隊在5月又在大亞灣搶救了5個美國機師;在1945年1月,他們又營救了依根中尉及克尼漢少尉。這些營救工作,都成為中江縱隊港九大隊的輝煌事跡。

[1] 鄺智文:《重光之路  日據香港與太平洋戰爭》,天地圖書,P.503-513

[2] 鄺智文:《重光之路  日據香港與太平洋戰爭》,天地圖書,P.282

[3] 鄺智文:《重光之路  日據香港與太平洋戰爭》,天地圖書,P.283-284

[4] 吳邦謀編:《再看啟德  從日佔時期說起》,ZKOOB,P.62

[5] 吳邦謀編:《再看啟德  從日佔時期說起》,ZKOOB,P.62

[6] 宋軒麟:《香港航空百年》,三聯書店(香港)出版社,P.81

劉克仔的漫畫

圖片

中間及右邊,分別是克爾中尉的仔及女

圖片

東江縱隊司令曾生

圖片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