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故事:《老鼠大鬧香港》(刊於聚言時報15/11/2014)

鼠疫爆發時,太平山其中一座臨時醫院(攝自伯大尼修院)

當時太平山的其中一座臨時醫院。

刊於網址:聚言時報

嗱!先旨聲明,很多人一聽「老鼠」,會想起梁美芬,尤其是臨近立法會選舉。梁美芬在旺角一次過抓到十幾隻老鼠,榮登「鼠王」之位。事實上,香港在19世紀末曾爆發過一次恐怖級鼠疫,短時間死了1,000多人,連整個太平山的住宅區都要剷平!所以,滅鼠的確是人人有責,市民必須努力滅鼠。

1894年5月的香港鼠疫,其實並不是突然殺入香港,早在1850年或以前已在雲南傳播,其後在1891年左右傳入廣東[1],變種成為風土病,令廣州1000多人死亡[2]。由於廣東爆發疫症,又沒有做法隔離措施,結果不少廣州人走難到香港,結果連帶將鼠疫都帶來香港。

當時一旦患上鼠疫,染病者一兩天便會發燒昏迷,而且死亡率極高,接近9成死亡率。特別的是,中鼠疫死的人,屍體發黑,所以很多人都叫「鼠疫」做「黑死病」。據政府統計,當時最少1204名華人中招,最後接近1100名華人死亡,名符其實的「九死一生」,當中最多人死的是太平山一帶。

在居住環境上,當時確實有迫切的「土地問題」。政府估計,一英畝(4.3萬平方呎)土地,住了1000名華人,每個華人只有43平方呎空間。在嚴重的太平山華人區,山坡上幾乎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獨立小木屋,全部無窗,大部份華人只是2星期倒一次垃圾[3],可以想像到幾乎與垃圾一齊睡覺,環境極惡劣,亦令鼠疫繼續肆虐。

有趣的是,當時鼠疫死亡的人,8成以上都是華人,洋人只佔2成[4]。華人死亡,政府當時歸納出兩大原因,一是不信任西醫,二是居住環境實在太恐怖。自從沙士或者上年MERS,香港人個個知道隔離的重要,不要做「陀衰家」害人。當時洋人有搜查隊找病人,然後送他們去隔離。不過當時華人沒有「隔離」這個概念,更認為西醫用BB仔的眼珠做治理瘟疫的藥,死都不願隔離。當時港督羅便臣認為:「(華人)從嬰兒開始就群居混處,不了解隔離的必要,他們非常樂意像羊一樣死去。」如果真的像羊一樣死去。

若政府找到華人屍體,屍體一定要用石灰消毒,才可埋掉,其後整間屋都要用石灰消毒。不過,當時很多華人覺得措施麻煩,往往隱瞞不報,將死者秘密棄屍街頭,變相加劇疫症爆發。所以,政府每10日就要派兵逐家逐戶去搜華人房屋,又加速華洋對立。

後來,政府真的「頂唔順」華人及鼠疫,索性用82萬強行徵收太平山一帶的土地,然後將它夷為平地,同時灑上藥水,永久禁止建立住宅,即是今日俗稱的「洗太平地」,然後成建成公園,即是今日的卜公花園,紀念當時港督卜力。現時今日,卜公花園還留下一個紀念牌,講述當日鼠疫的事件。

在卜公花園附近的醫學博物館(前身是香港細菌學院),則留下1902年監察鼠疫的實驗室及展覽,在展覽中我們可以看到「老鼠箱」,在1907年全港大概650個老鼠箱,所有「老鼠箱」原來不是放在地上,而是掛在燈柱。如果市民在街執到死老鼠,就可以放入箱內,每日政府都會收2次老鼠箱,如果發現老鼠箱的死老鼠有鼠疫,就會立即在該個箱的附近調查及清潔。單在1907年4月至9月,香港細菌學院便收集了1.9萬隻死老鼠,當中有23隻有鼠疫。

 

[1] 1897年香港憲報:關於1895及1896年鼠疫持續的報告

[2] 法蘭克‧韋爾舒著、王皖強、黃亞紅譯:《香港史——從鴉片戰爭到殖民終結》P. 280

[3] 法蘭克‧韋爾舒著、王皖強、黃亞紅譯:《香港史——從鴉片戰爭到殖民終結》P.279

[4] 法蘭克‧韋爾舒著、王皖強、黃亞紅譯:《香港史——從鴉片戰爭到殖民終結》P. 281

當時鼠疫情況,條街幾乎空無一人圖片

今日卜公花園樹立路牌,講述當年情況圖片

堅尼地城臨時醫院,裡面全都是黑死病病人圖片

太平山的房屋,全都燒毀了。圖片

鼠疫前的太平山一帶,木屋密密麻麻。(英國國家檔案館)

未爆發鼠疫前,當時太平山清況。(英國國家檔案館)

英國在太平山清潔消毒(取自RTHK香港歷史系列)

清洗太平山情況。

剛落成的醫學博物館(英國國家檔案館)

香港細菌學院

SAMSUNG DIGITAL CAMERA

今日醫學博物館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