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故事:《消失了的歷史 遺忘了的英雄——香港保衛戰》

DPP_07675

DPP_07707

靜謐的西灣墳場,人跡罕至。這裡最多的,除了墓碑,便是烏鴉。墓碑上,只有遠古的徽章、不認識的文字及陌生的人名。他們負隅頑抗,幫香港抵禦外敵,最後壯烈犧牲。換來的是,是香港人的不聞不問。這是誰的責任?這次,我們嘗試從不同角度,講述這場香港保衛戰。

日本進攻部署

行軍打仗,情報第一。香港是自由港,日本人可以在港自由出入。於是日本透過在港日人、汪氏政府及部分黑社會搜集情報,製作一份異常精密的《香港附近防禦設施圖》,戰後日軍在港作戰的參謀長的回憶錄中,也提及此圖細緻入微,令人驚訝,參謀部也深感敬意。

另一方面,日本制定攻擊計畫,確定「以南進為目標」,希望「力求迅速解決中國事變」,因此,他們決定同時攻打香港、星加坡及菲律賓,截斷輸送。日軍打算先以空軍摧毀駐港英國空軍及艦艇,然後再委派第23軍38師團從陸路攻港。第23軍38師團專責攻打中國華南地方,參與大小戰爭不少三百次,算是日本精兵。最後,日軍做的就是擾敵。他們假意示好,邀請英軍在12月25日觀看日軍的運動會,騙取他們信任,令英軍誤以為戰爭會在運動會後。結果,他們決定在12月8日同時偷襲珍珠及進攻香港。

英軍防守部署

英國首相邱吉爾一早知香港無力抵抗日本。不過,中國要取得外國物資,香港是必經之地,外國也要中國拖着日本軍隊,所以還是制定防衛計畫。當時英軍自知兵力不足,無力守全港,故將兵力集中在兩處——醉酒灣防線及港島。他們希望固守香港,等待星加坡的英軍前來救援,反擊日軍。

在開戰前一個月,二千位加拿大兵突然派到香港增援,令香港總兵力接近一萬二千。不過,這批加拿大兵其實都是新兵,被「賣豬仔」過來,他們對香港一無所知,不知香港位置,有些甚至開戰前幾日才第一次燒槍。英軍長官甚至騙他們,話日本兵矮,拿不穩槍,無法承受槍炮的後座力;又說日本人眼小,根本無法瞄準射擊。加拿大兵技術不足,但戰時勇武搭救,也令日軍吃不少苦頭。當時一船加拿大兵,一船軍用物資來港,不過打完仗,那船軍用物資還未到港。

圖片

mid_happy001_14

DSC_3768

戰役爆發        初戰九龍港島

戰爭亦一如雙方部署,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同時,亦揮軍攻打香港及星加坡,截斷星加坡援軍。12月8日,日軍空襲啟德機場,將英軍所有飛機炸毀,即是五隻舊式飛機。陸軍從沙頭角、羅湖及老鼠嶺三路進軍。英軍亦如戰前部署,棄守邊境,且戰且走,只是拆橋阻止日軍推進。所以,日軍幾乎沒有遇到反抗,就來到「醉酒灣防線」。

1938年的「醉酒灣防線」,裡面有碉堡、機槍堡及戰壕,防線依山而建,以「城門碉堡」為指揮中心,時有「東方馬奇諾防線」之稱。建成後,英軍估計可以防守半年,以等待星加坡援軍。結果,日軍夜襲得手,只用了兩日,便攻破了「醉酒灣防線」,英軍急忙撤退,趕回港島駐守。即使英軍初戰失利,其實雙方損傷甚少,整體實力都未受打擊。

經過醉酒灣戰役,日軍統治九龍半島,縱兵強姦屠殺,並在半島酒店設立司令部,與港島的英軍隔岸對峙。在12月13日,日本勸港督楊慕琦投降,楊慕琦斷然拒絕。日本隨後炮轟港島。筲箕灣東大街等附近接近軍營碉堡的民居死傷慘烈,烈火沖天也無人救火。當時駐守東區的印度軍及加拿大兵頑力抵抗,不少士兵浮屍在愛秩序灣及鯉魚門,隨水漂流,白天無人敢收屍。

在漫天炮彈下,東區市民躲到防空洞,如今日的太古地鐵站。可是,防空洞內人數眾多,空氣污濁,缺乏食物,細菌滋生,疾病相繼出現,死亡接踵而來。有些人走出防空洞,結果被流彈打死。

IMG_0610

專題1 香港保衛戰2

戰役高峰 血戰港島

英軍死守港島,如何搶灘進攻,便成了日軍的難題。當時英軍屯重兵在中環一帶,因為該處與日軍司令部最近。不過,日軍看準筲箕灣與對面鯉魚門一帶是維港最窄的一段,途程最近,選擇在東北面進攻,令英軍錯估形勢。

DPP_07716

DPP_07713

港島登陸戰

12月16日半夜,日軍開始派出敢死隊搶灘,由魔鬼山出發。當時東北守軍的探射燈掃射鯉魚門海峽,一旦發現日軍船隻,白沙灣及西灣炮台便集中火力攻擊,結果敢死隊被殲滅。

兩日後的晚上,天氣突然非常惡劣,風雨交加,加上日軍擊中了鰂魚涌油庫,黑煙彌漫整個維港,能見度極低。當時日軍派出奧運游泳選手小池禮三少尉率領軍隊,穿上救生衣,在茶果嶺海邊下水,摸黑向鯉魚門海峽渡海前進。結果成功登岸,炸毀沿岸探射燈。

隨後,日軍乘櫓木船,趁大煙渡過鯉魚門海峽,向阿公岩山上推進。軍隊以譚公廟為臨時補給點,攻打白沙灣及西灣山炮台,佔領港島東北據點,正式在港島建起勢力。

血戰黃泥涌峽

失去港島東北,英軍退守黃泥涌峽。黃泥涌道是港島中軸,一旦失陷,日軍可以切斷東西運輸線,整場香港戰役就回天乏術。所以,守軍派加拿大軍的司令羅遜淮將親守黃泥涌峽,

黃泥涌峽易守難攻,西面是聶高信山、東面是渣甸山,峽內有不少機槍堡。所以日軍來到初到峽道,英軍伏兵城下,三面夾攻,日軍損傷甚重。不過後來,日軍的高射炮摧毀英軍在山上的防禦設備,戰況扭轉直下,羅遜的司令部也遭包圍。

這時羅遜向上級報告:「司令部已被包圍,敵人就在眼前,本人將出去殺敵。」他手持兩枝左輪,命令所有人員,包括廚師、文員及通訊官等,一齊走出堡壘,決一死戰,全力突圍!雙方就在僅有四、五公里的黃泥涌峽谷內外,展開一場白刃戰,戰死收場。

450px-Jklawson

專題1 香港保衛戰3

血的歷史   煙沒了屠殺

如果有聽開鬼故,你會發現十居其九都是與日本仔有關。例如高街鬼屋附近,據說是以前是日軍刑場,日本鬼會半夜操兵;海防博物館,香港保衛戰戰場,曾有人在夜間聽到女性尖叫聲,更在他耳邊低聲說:「去死!」。如果你覺得鬼故恐怖,日軍在當日的屠殺,比之恐怖數十倍。不過,這些歷史不知為甚麼,已經少人知道了。

DPP_07702

西灣屠殺

白沙灣失守後,在十九日的晚上九點半。一隊日軍衝上西灣炮台,即是今日鯉魚門渡假村對上。白沙灣不堪防守,三十人逃走,二十人投降。有說西灣的高射炮及探射燈屢阻日軍進攻,也有說西灣軍隊不知山下軍隊已投降,依然攻擊日軍,因此日軍在西灣炮台進行一場大屠殺。

當時有兩位香港義勇軍成員逃脫。當日在中槍之後,自行跳入壕溝之中裝死,因此他們逃過事後的刺刀。不過,其中一位被子彈擦傷頸部流血,只能自己簡單急救,不能離開戰壕,免被日軍發現。他伴在屍體當中,在戰壕足足匿了三日,其後下山到醫院。醫生看見他情況,不禁大驚!可能傷口不潔,他的頸部傷口生滿蛆蟲!不過醫生告訴他,原來就是那些蛆蟲吃了傷口腐肉,這個人才得保不死,否則一早死了。

慈幼修道院大屠殺

今日筲箕灣慈幼學校,當日是慈幼修道院,掛有紅十字徽記,戰時當作救護站之用。在十二月二十日上午七時,日軍拿着一枝小鋼炮向救護站推進。此時,有兩名聖約翰救傷隊隊員正推着兩個傷兵去救護站。突然,有日兵急忙衝前,在背後刺了救護員一刀,當場身死。另外一位救護員立即逃跑,日兵立即追劈,救護員亦慘遭殺害。不過,這只是事件的開端‥‥‥

很快,日軍便圍困慈幼修道院。他們將裡面所有傷兵都殺光,然後將醫護人員男女分開。他們押解所有男醫護人員上柏架山,當時一位醫護見習生Osler Thomas回憶說:「他們將我們押山柏架山後,叫我們擰轉身。然後他們就開槍射殺我們了,他們一邊開槍,一邊高呼慶祝,狀極開心。射完之後,他們還驚我們無死,一腳踢我們到壕溝裡。」另一位倖存者Leath回憶說:「我看見Watt 中士被槍決,他已經倒在地上,但日本兵依然用利刀刺他幾次,確保中士已經死亡。」

專題1 香港保衛戰4

 

 

未懼身上被子彈留痕

打仗殺人,最緊要一膽二力三功夫。如果無膽,你無論有幾好技術,都只是趙括再世,紙上談兵,做一個出色的鍵盤大師。加拿大兵在香港各軍之中,據說一開始非常不濟,練習開槍都要擰歪瞼,無膽無力無功夫,不過他們一上戰場,爆發出來的膽色,造就一個個不朽的傳奇。

images

image23

肉體擋炸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約翰‧奧斯本 (John Osborn)

 

約翰‧奧斯本是加拿大溫尼伯榴彈兵A連(Winnipeg Grenadiers A Company)成員。當日12月19日下午三點三,加拿大溫尼伯榴彈兵A連鎮守畢拿山山頂,但很快被日軍包圍,長官Gresham 舉白旗投降之際被射殺,於是軍隊決定突圍落山。當時,日軍的手榴彈及迫擊炮紛紛射向加拿大軍隊,奧斯本一見手榴彈,便立即拿起扔向日軍。有一次,他來不及拋走手榴彈,在場軍人Matthews事後回憶:

「奧士本當時離我大概20碼,爆炸時,我立刻趴下,心想這次死定了。豈料爆炸之後,我竟然無死,但我見到奧士本死在地上。奧士本用身體蓋着炸彈,救了我一命。」

 

奧斯本以身擋炸彈,一個人最少救了六個士兵,因此,他是香港唯一一位軍人獲得「維多利亞十字勛章」,是最高榮譽的英勇勛章。在香港公園,現存奧斯本奧斯本銅像;香港亦有奧斯本軍營(現為解放軍東九龍軍營),用紀念奧斯本。

 

義犬報恩        根達中士

sgt-Gander

與奧斯本差不多時間,根達(Gander)中士同樣犧牲了。根達並非人類,而是一頭紐芬蘭犬。牠體型龐大,不少人以為牠是一頭熊。根達原名叫Pal,曾經抓傷小孩面部,差點要人道毀滅。後來軍人Fred收養牠,改名為Gander,自此成為加拿大皇家來福槍團的吉祥物。後來,根達賜為中士,得以隨團來港。日軍在筲箕灣鯉魚門一帶附近登岸,牠會狂吠及去咬日軍;當日軍進逼受傷的加拿大軍,牠曾偷襲日軍,逼使日軍改變路線,救了不少受傷士兵;後來根達看到日軍投擲手榴彈,眼看受傷士兵避無可避,牠一口把手榴彈帶到遠處,最後爆炸而亡。

 

專題1 香港保衛戰5

About these ads

3 thoughts on “香港故事:《消失了的歷史 遺忘了的英雄——香港保衛戰》

  1. 日本人仲好意思叫民國第一殺手王亞樵做人間魔鬼?其實日本皇軍先係真正的人間惡魔,姦淫擄掠無惡不作(唔好同我講其他軍隊都有),又死人霸生地日日做鬼嚇人,可惡之極。

  2. 哈,因為日軍將屠殺的人都寫成英雄。南京大屠殺殺得鬥多人,消息番到日本都變得好正面。
    如果有興趣日本如何宣傳戰爭,可以睇下經盛鴻的《戰時日本新聞傳媒與南京大屠殺》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